心象與實境-新生代寫實繪畫聯展 IJan 04 , 2011

陳逸鋒、、

王皓諄、陳逸鋒、楊博鈞創作自述

 
王皓諄─物與慾

  以慾望做為出發點,但目的並不是要談心中虛無的情感慾望,而是從生物學角度切入,確定人也是動物、確定慾望本身就是理所當然的存在。我把重點放在「慾望是如何被我們隱身於生活周遭,以至於我們忽略事物的本來面貌」。紙袋是我們日常生活中隨手可得的物件,當其具備功能性的時候,便是能夠裝入東西。那碩大的容積變成為我描繪與表達的重點,而錢幣也是相同的道理。撇開功能性,我們卻常為此物件所左右,所以我要將他描繪於畫面中,靜靜的。我希望觀者在畫作前能思考到一些什麼,那是藉由美的畫面再深入之後的一種建設性思維,我也安排、選擇並試圖建構出一個能夠思考的、有跡可尋的畫面。
 
  在媒材上,我以油畫寫實為主,追求美的形式,希望將對象物藉由技術轉化與呈現,在最初與最後都能回歸到畫面上。


陳逸鋒-物像.空間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  這一系列作品主要是想描述物件與空間的關係,是一種生活中的觀看方式,藉由體驗生活的經驗累積,來傳達創作者的情緒,可能是平穩的、靜謐的、中性的或著一點點神經質的生活感受,對於情緒,其實傳達的並沒有那麼精準,也無法準確的處理。但唯一可以確定的是,我面對創作時的焦慮是一直存在的。
   
  寫實—其實我想表達的只是一種感覺,一種生活在當下的真實感受,利用古典 寫實的技法,來達到具象、擬真的視覺效果,但在追求表像的真實之後,我更重視的是「人」與「對象物」真實的存在關係。
 
  距離—將畫面中物件與場域的距離感拉大,來塑造一種的空間氛圍,同時距離也是一種觀看方式,近大遠小的觀察經驗、虛實的空間處理,就像溫室裡的花朵,既平穩但又有一點一點不安。
 
  物件—生活中隨手可得的日常物件,我在擺設它時,並沒有特定的象徵語彙,就算有也是它自然顯露的,畢竟「物自體」只是人的延伸物,藉由它作為一種容器來衡量「自我」。


楊博鈞─關於嗎啡系列創作

  人或多或少都會無法抗拒某些事物的誘惑,而我的作品正想表現關於這些令人上癮的、沉溺的、慾望的、近乎不可自拔的種種。而生活中各種傳媒影像所營造的虛幻美好,目的正好是讓人瘋狂的迷戀上它們,並填充日常生活及心靈層面的空洞。
 
  不過我所描繪的對象卻又不是無法抗拒的,在某種程度上仍然可以抽離其中,並非全然的陷入。在製作的過程中,我將自己抽離為旁觀角色,以第三人的角度執行,並且藉由執行架上繪畫讓自己再次沉溺於描繪作業的雙重情境。
 
  我的畫面鋪陳構思來自於廣告傳單上完美到近乎虛假的影像,這類影像的目的為勾起慾望,並進而吸引人們沉浸在消費的快樂。然而我盡可能不讓畫面形式帶有過於強烈主觀的意念,使其成為一個趨近中性的介質,讓凝視畫面的觀者在這過程中誘發自身經驗,回溯以往類似的經驗,以期驅使觀看者短暫陷溺在假想的美好。
 
  構圖上我以填充的方式讓畫面充滿描繪物件,以近乎微觀的方式觀察對象物削弱物件所處的空間場域,技法上賦予畫面理性的線條與結構,落下的筆觸不帶有劇烈的視覺震盪及紋理,平穩地描述一個我所觀察到的狀態,物件外型沒有經過轉化,直接投射於畫布,並在輪廓範圍內,相較於理性的外輪廓,輪廓內部的空隙以抽象色塊塗佈填補,並讓畫面質地趨近釉亮,充滿光澤。